单位简介
  • 领导致辞
  • 春的节日&8226;人的情

    来源:广西地质勘查院 沈雁翱    发布时间:2016-02-25 00:00:00   浏览次数:4341

    打印

        每每这个时候,大街小巷房前屋后都开始望至大致相同的庆岁对联,金红色似乎蔓延成主题色彩,处处洋溢着喜庆和欢腾。毕竟,春的节日,无论如何,总要热闹一些。形形色色的人匆匆往来,如春潮涌动,都是要回至那个充满暖和的、喊做家的地方。
        也许是从那个经济条件并不好的年代走过来的缘故,对年幼的自己而言,春节就是一套新衣服,连续几天吃不完的饭菜,能够亲手点燃几响喧嚣的炮仗,还有在长辈们准备年夜饭的档子,和几个帮不上忙的堂兄弟姐妹们一起,恣意追赶在窄窄的阡陌上,猜想着地里冒着青烟的枯玉米杆,来年春天如何变得一片葱笼,一任欢声笑语肆无忌惮地撒满天际。吃过年夜饭后,全家人围坐一盆炭火,听长辈们天空海阔地拉着家常,孩子们握紧手中的压岁钱包,似乎那一刻,一年来的辛劳才能寻至寄托。
        也许,因为每一年都是如此往又,才会接受得理所当然,当时并不懂得珍爱。逐渐长大后,至外地求学,一年至头真正大团圆的时间也只有春节那几天了。年轻的学生跳跃的心思总是非常好奇,在学校临近假期时,总盼望着能早点回家,可是至了家里,却又开始掰着手指数着什么时候能回校。春节,过年,于那时的我而言只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反又,纠结在“回家”跟“回校”的矛盾之中。处于无谓苦恼中的我们,并没有发觉,白色的雪丝不知道何时已悄然盘桓在父母长辈们的头顶,更没有留意,他们原本挺直的脊梁已然微微有些佝偻,颤抖的手也不象当初那样孔武有力。同样被我们忽视的还有,除夕夜的团圆饭上,少了一些家人,又增添了一些落寞。
        任务了,一年至头地忙于生计,大小事情从无间断,有时候,感觉连喘息的时间都不够,又哪能有加治回家跟父母家人团聚?!于是,忙碌了一年的我们,对春节,就是期盼着七天小长假,能够让自己排空苦恼,好好享受一下自由自在的时间。可是,我们只顾着低头刷伙伴圈,违心地点赞,却没有耐心陪父母长辈聊谈话,访访友,望望外面的世界。年夜饭的桌上只有寥寥数人,已经不再如印象中那般热闹庆贺,一顿饭吃得相对无言就匆匆散去,连迎新的炮仗也免了。不知从何时起,春节,已经变得如此匆忙?深夜里,我经常梦回少年时喜气洋洋的春节时光。长大后的我们,总是为着虚幻的假象忽视了身边最宝贵的真实。宁静无人的时候,望着窗外万家灯火,面对自己的真心,独自一人品味着这特殊日子里孤寂,这才知道倦鸟归巢是因为那里是自己的家!多少人不惜千里万里风雨兼程只为不舍那份家的暖和。因为有了爱,有了自小呵护抚育我们成长的父母,有了世上最浓的情和爱,无论是朴实的泥砖瓦房,还士淀敞高耸的洋楼,都成了我们心中一直放不下的牵绊。无论是年幼无知时,青春矛盾时,还是任务忙碌时,都会在春节赶回去,跟家人团聚,无论时间多么短暂,那归家的暖和足以驱走心中所有的冰寒和辛劳。为了年迈父母那灿烂的笑脸,为了家乡父老的那句乡音,为了儿时追赶的愉快,为了这份弥足宝贵的暖和,我们向着团聚进发。
        因为有情,有爱,一间冰冷的房子就变成了温馨的家;因为有家,有亲人,再寒冷的冬季,再拥挤的归途都不再可怕;因为有团聚,有重逢的欢欣,春节才有了年味,我们才会有如此深沉的眷恋。过年,其实过的便是这份跟家人团聚的情吧。今天,让我们在浓浓的祝福声中,把春节的暖和幸福延续,让融融春意驱走冬的严寒跟冷漠。
  • 组织组织 组织组织
  •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